十分快3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十分快3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7 18:08:40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郑秉文:对。所以我主张起征点不应过高。一个人口14亿的国家,现在才有几千万人缴税。这并不是一个好现象。这导致我国的税收收入只有10%左右来自于个税,还包括稿费税、著作权税,真正来自于工薪阶层的工薪税只有6%左右,但发达国家这个占比是60%-70%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报:企业年金缴存的总数非常少,公积金如果与企业年金合并将可能出现什么情况,这条改革路径的可行性高不高,为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报:我们国家医保体系现在处于一个什么阶段?它的主要形式有哪些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郑秉文:现在领取失业金的规则是,如果你到一家企业工作不到12个月失业了,那你没资格领取失业金。这个尤其是对于农民工来说不公平,因为农民工干活的季节性很强,很难一年到头在一家公司里工作。如果领取失业金的门槛不降低,一个人失业了却领不到失业金,那失业金制度存在的意义就失去了。人社部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,2008年,我们有1.24亿人缴纳失业金,年末全国领取失业保险金人数是261万人,2018年有1.96亿人缴了失业金,领取人数只有223万人。因此,我的建议是要降低领取失业金的门槛,哪怕是只在一家公司工作6个月失业了,那也是失业,也可以领取失业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医疗网络互助是一种防止中低收入阶层因病返贫,因病致贫的很好的制度:没有门槛,就是在这个互助体系里的人,一旦有人遇到大病需要大额医疗费用,大家分摊。目前全国已经发展有几十个这样的平台,最大的是“相互保”。2019年全国已有4万多人受益,发放了50多亿元资金。应该说网络互助这种医疗保障形式处于世界领先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报:失业金领取制度是否也需要调整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新京报: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,“居民医保人均财政补助标准增加30元,开展门诊费用跨省直接结算试点”。这意味着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今年2月,中共中央、 国务院印发的《关于深化医疗保障制度改革的意见》提出“到2030年,全面建成以基本医疗保险为主体,医疗救助为托底,补充医疗保险、商业健康保险、慈善捐赠、医疗互助共同发展的医疗保障制度体系”,这里说的慈善捐赠和医疗互助就是第四种形式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郑秉文:完全可以,就是要把住房公积金部门变成一个金融机构或者准金融机构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郑秉文:我们的医保体系有四个层次,第一层次是最主要的,有基本医疗保险、大病医疗保险,还有民政部门的医疗救助,这三类都是国家举办的制度,是一个层次。还有第二层次企业举办的补充性医疗保险,第三层次是个人购买的商业医疗保险和税优型商业健康保险,但这两类形式发展都不好。第四层次是指慈善公益和医疗网络互助等。我们国家的医疗保险体系严重瘸腿,第一层次特别发达,其他几个层次正在发育之中,由于种种原因,发展不起来。